越轨

  黄昏的时候,他打电话给她。一起吃晚饭吧,在家里,我下厨,等你。

  她微微笑了一下,好啊,我会准时赴约。

  她一个字都没有多问,挂了电话。他既然邀请她,自然是无任何后顾之忧的。她不是个多事的女子,非要问他的妻为什么不在家,去了哪里。在他们的交往中,类似这样的话题,似是一种无声的规则,他们都懂得遵守。虽然她和他。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情人。

  两个小时后,一身新衣的她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,心里开始有了种种预感。她知道这样的见面意味着什么,他的邀请和她的接受,不过都是为最后的某个结局:自心灵开始,以身体圆满。

  一直以来,他们都在隐隐期待这种圆满。其实真的可以很简单,这个年代,什么不可以呢?甚至可以从容地在任何酒店开房间。

  可是,他一直没有这样做,她也没有。他们都不是随意的人,虽然碰到了并深深地爱了,但到底,她还是在意的,在意两个人之间所有细微的感觉。这么长时间了,她想。如果他提出去酒店约会,他们的感情也就算走到终点了。

  不过,他到底没让她失望,所有那些让她内心不舒服的话,他都不曾说出口。所有的尊重、在意和呵护。他都给了她。如此,她心里将他看得更重。她想,无所谓形式,一辈子做他的情人,她也认了。

  她一直在若有若无地等,一直等,等到了这样一个夜晚。

  走在路上。她想,这将是一个开端,然后呢?然后一切都会美好起来。她已经决定了。尽快从家里搬出来。先租个小房子,条件成熟时买个小套,安置她和他的爱情,房子不要大,有小小的厨房和漂亮的卧室就够了。他们可以常常在一起……这样想着。夜色中,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微微泛了红。

  他在小区的门外等她,这让她觉得舒服,纵然他不能光明正大地表现他的爱,但也从没有让她难堪。

  跟着他上楼,走到他的家门前,她的心忽然迟疑了一下,毕竟,这是他的家,是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家。他们以前见面。要么在外面吃饭,要么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。

  他似乎察觉到她的犹豫,说,因为你来,我第一次好好收拾了屋子。这句话。似乎是有暗示的。她仰起头笑,是吗?他趁机开了门,拉着她走进去。

  门边,一大一小两双拖鞋,一双是他的,另一双自然是给她准备的。是新的,她看得出来。她的心一暖,为他的细心。

  弯下身换鞋,他顺手将她的包接过来,挂在旁边的衣架上,似乎是很熟悉的动作。瞬间,她的心思又是一转,平时,他也是这样待他的妻吧?

  抬头打量他的家,看过去舒适温馨,房间是暖色调,细微处显示着主人品位的不俗,看似随意的小装饰品有着画龙点睛的曼妙。必定。不是他的功劳,她不动声色地想着。

  他的细心再次让她感动了,她视线可及之处,看不到任何关于他婚姻的痕迹,没有结婚照,没有家庭合影,甚至没有女性用品。再看空白的墙壁。明显有一处是空洞的,她能想得出,在她来之前那里挂着一幅大照片。照片该是怎样的情形呢?那个她是个怎样的人?可曾有着幸福的表情?

  她想象不出,她不让自己再想。他从来没有隐瞒过,在刚刚认识的时候,他就对她说。我有家。她说,这和爱情有关系吗?

  她知道自己是个固执的女子,或者因为年轻,她一直纵容自己在感情上的固执,何况,她是真的喜欢他。第一次见面,在朋友的婚礼上,他邀请她跳舞。带着她旋转的时候,她感觉到了他的魅力,那种魅力让他的呼吸中散发出来,让她连抵挡的愿望都没有。她从来都相信,爱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从打电话到见面,到他牵起她的手,那些心照不宣的默契,那种心有灵犀的融洽。她确信,虽然他们相遇太迟,但他们的爱亦是注定的。既然如此,她想,就别去在意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。

  她转过头。看着他微笑。

  极美,现在的你。他低声说,牵过她的手握在掌心。他的手比她大许多,是她见过的最最宽厚的男人的手,她的手藏在里面,有庞大的满足感。

  被他牵去厨房,她惊异地“呀”了一声,这个大男人竟然有如此温婉的一面。桌上的菜不多,但每一道都色泽鲜艳,香味怡人,造型精致。两只同样造型精致的杯子,缓缓注入了红酒。灯忽然熄灭了,窗外透过微微的光线,他松开她的手,点燃了蜡烛。烛火跳跃着异样的温柔。烛光下,他的笑容,是一种让她想要靠近的亲切。

  所有的一切,适合爱情的发生。她慢慢坐下来,他也坐下。没有了任何语言,只是静静的对视,这一刻,她忘记了身在何处。

  还是他打破了沉寂,举起面前的酒杯,并不说什么,只是唤了她的名字。她也拿起杯子迎合,她想,他们之间不需要语言,爱是不需要语言的。

  一杯一杯慢慢喝下去,她感觉到了微微的醉意。烛光慢慢迷离起来,像她看他的眼神。迷离中,她也看到了他目光中的陶醉。

  他忽然越过桌面握住了她的手,稍微用力,将她带了起来,一直绕过桌子带到身前。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跳支舞吧。

  她不说话,身体已经开始顺从地随着他移动。他就这样带着她,以美妙的姿势旋转出了餐厅,转到客厅,再慢慢左转,是一间打开的卧房。

  越过他的肩,她看到卧室里暖橙的色彩,漂亮简约的吊灯,舒适的床,温暖的卧具……显然也是他精心布置的,但是,她突然明白,这并不是他平常的卧房,是一间客房。

  她的脚步停顿了,客房,这两个字的含义抵挡了她的继续沉醉。是啊,终究她是个过客,即使是爱,也不过形式不同而已,若今晚她留下,那么和其他在这个屋子里停留后又离开的客人有什么不同?也许惟一的不同,就是和他有了一夜缠绵。

  她是个成熟的女子,和心爱男人的缠绵。她不是不想,也不是不渴望,事实上,她一直都在等待着。现在一切到了眼前,触手可及,此时这个世界只有他和她,不会被任何人打扰。她需要的,或者只是闭上眼睛。

  可是,她竟然做不到。

  她一直睁着眼睛,这让他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。他抚摩她的头发,她不动,想着,等到明天,他会换掉这些东西,扔掉她穿过的拖鞋,把原来的照片重新挂上,在桌上摆一些妻子的小物品,重新用那。些物品把她的气息淹没。他早已对她说过,除了感情,他什么都不能’给她。

  其实他说得并不完整,他能够给她的,还有他充满激情的身体,完美的欢爱。以她曾经想象的方式,将这场自心灵开始的感情圆满。可,真的会圆满吗?即使这只是爱的开始,之后,像她想的那样,她会有自己的房子,会有小厨房大卧室,他们会常常在一起,一次次以完美的方式完成身体的爱之旅。可最终呢?他还是会离开。这才是最后的结局,是离开,而不是,身体。

  宝贝。他察觉到她的惶惑,低头在她耳边轻轻唤了她一声。

  她的心又是一颤,同一套房子内不同的空间,他是否也曾这样唤过另一个女人?如果不是这样地靠近,她曾以为她不会在乎。

  他似乎也感觉到了,忽然说,真是委屈你了。

  原来她想,既然爱了,就不存在委屈。而这一刻,在她频繁想象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,她忽然委屈了,爱是不能独善其身的,是不能不求完美的,是不能不计形式的,或者,是不能越轨的。她并非不在乎,只是最初她没有机会感觉这种在乎。现在,他把她带进了这种思维的圈子,虽然一切被他掩饰得很完好,可她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个女人的气息。

  她知道,其实自己想要的越来越多,她不再满足,而且会一要再要,这样的结果将会偏离她原来的轨道。

  他的手试探着靠近她的身体,她一把推开了他。太晚了,我该走了。

  他愣住,却只是一刹那,然后慢慢地笑。我送你。

  暮冬的街头,风仍有浓浓凉意,她的心在冷风中有着异样的清醒。他依旧牵着她的手,走得很慢。在一棵落光叶子的法桐树下,她停下脚步,仰起头,还是觉得那么地爱他,在心底想一想就疼一疼地爱。

  她感谢他带着她回家,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,这让她更加明白,他们永远都不会走到身体圆满那一步了。她能够陪他走到最远的,也许只是到床边。她已经知道了,如果她还想要这样的爱,那么只要适时地停下脚步,就永远不会走到山穷水尽。

文章收集于互联网,作者:乐达知识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qtravel.cn/

最新文章

双节来临,这些,必看!

法律知识
  今天就是十一国庆假期了,   加上中秋佳节,   这个“加长版”的黄金周让很多人摩拳擦掌,   准备充分利用时间出门旅游观光,   预计国内旅游人数…

律师必然要学习的20个规则

法律知识
  一、注意在提交起诉状和答辩状时,一定要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。   二、尽量将同一案卷的所有材料装在同一档案袋中,以免疏漏授权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的公函。  …

商品房逾期办证违约责任

法律知识
  一般来说开发商逾期办证纠纷案件具有如下三个特点:   一、群体性诉讼比重大,社会影响力广   开发商修建并销售的商品房都是集中的,开发商一旦不能按期办证…